第一章 九州第一智者(1 / 2)

加入书签

夜色迷离!

一轮弯月悬挂于天空之上。

陈庆丰端坐于凳子之上,双眸平静的看着前方。

这是材质较厚的鸟兽葡萄纹铜镜,在烛火的照耀下,清晰的倒映出了一位鬓发雪白,仪容俊秀,隐隐浮现着一股红润之光,双眸瞳孔一片灰白之色。

咚咚咚!!!!

敲门声响起。

旋即已经推开了房门,奴仆手中捧着衣衫,亲自放在桌面上,然后徐徐的开口讲道:“侯爷归府,请陈先生更换衣衫,去雅苑一叙。”

看着离去的奴仆,陈庆丰缓缓站起,看着一旁较为模糊的鹤氅衫,不大一会已经穿戴好,拾起桌面上的羽扇。

一位犹如活过一甲子的活神仙,已经降临凡尘,只可惜神仙眼神不太好。

“要是无白内障就好了。”

一声叹息,自房间中响起。

陈庆丰推开房门,看着站在外面的奴仆,缓缓对着奴仆点头,奴仆手中拎着灯笼,火光扩散照亮着前路,亲自引领着陈庆丰朝着雅苑走去。

穿越已有半年,可谓是风云变幻。

自沿街乞讨的乞丐,再到一门双侯的卫侯府邸客卿。

看似陈庆丰已经完成人生转折,但实则已经是一脚踩踏在了棺材里。

半年来陈庆丰根本不能自主,这卫侯客卿的位置,乃是有人强自扔给陈庆丰的。

刚刚穿越那一日,因相貌奇异被抓入了某处,一直被教授言行举止,然后月前才被放出,上演了一场才子神话,被卫侯拜为客卿,成为了侯府中的门客。

一举一动,皆是不能自主。

陈庆丰抚摸着自己雪白的发丝,这少白头,外加白内障,还一直营养不良。

哎,不说穿越到王侯,至少也要给一具健康的身体,要知道今年这具身体才十八岁又一百二十个月,还是一个孩纸。

这就算是没有卷入这阴谋中,陈庆丰自我感觉寿命也不长了。

雅苑如同白昼,一颗拳头大小的明珠,正离地三米的位置悬浮而立。

乳白色的光芒源源不断自明珠中绽放,驱散着四周黑暗,把雅苑的凉亭照耀的如同白昼。

陈庆丰见此一幕,神色不由振奋,这一方世界可是超凡世界,自己这一身毛病,普通世界怕是没治了,但在这超凡世界中,自己还能够抢救,还能再活五百岁。

飞檐斗角的凉亭中,一位少年公子,温润典雅,正跪坐于凉亭中,听见响动目光随之流转,一位谪仙正迎面而来。

手持着一柄羽扇,身着鹤氅衫,鹤发童颜,古柏之状,灰白的双眸中灼灼之光,飘然有出世之姿,

卫侯亲自起身相迎,含笑看着陈庆丰来到,缓缓伸手示意讲道:“先生坐。”

卫侯亲自端起茶壶,为陈庆丰斟满茶水,温和的开口讲道:“自先生入府月余以来,青每日聆听先生教导,自感受益匪浅。”

“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,可世人不知,这是明珠蒙尘,青为先生抱屈。”

“为此青为先生请来一位贵人,自可让先生名扬天下,才名传遍四海。”

“还请先生不要怪罪青擅自做主。”

卫侯再一次起身,对陈庆丰赔罪一拜,一抖宽松衣袖,然后徐徐退去,刚刚走出几步,卫侯脚步一停,背对着陈庆丰讲道:“贵人近侍明日要见先生,还请先生准备一二。”

一番言辞,皆是处于弱者地位,但所干之事,充斥着强硬不容拒绝。

根本不给陈庆丰说话机会,卫侯就已然离去。

跪坐于桌案前,陈庆丰灰白的眼底中尽皆都是阴霾,穿越之间的阴谋,终于图穷匕见了。

虽不曾亲自看见抓捕自己的幕后主使,但根据卫侯的一举一动,已然能够让陈庆丰判断出,这卫侯就是幕后主使。

不是陈庆丰聪慧,智慧异于常人,实在是这卫侯连掩饰都懒得去掩饰,处处都能够看见破绽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